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香港順豐集運 > 財經 > 經濟觀察家 > 正文

鍾言讜論/中國外貿結構顯著優化\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鍾正生

2020-11-20 04:24:02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圖:加入RCEP,有助中國製造的市場擴大與迭代升

級,產業鏈將進一步拓寬和優化

  短期來看,受疫情控制得力,而其他大型經濟體大多陷於疫情蔓延困境中,中國出口產業鏈具有很強的不可替代性,這帶來了短期出口的強勢。中長期看,RCEP(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》)的簽署將極大改善中國外貿的戰略佈局,隨着中國與東盟、日韓等RCEP成員國經濟聯繫更加緊密,中國“製造中心”的地位在穩固的同時,也會帶來結構的顯著優化。

  進入今年四季度,中國出口增速持續攀升,10月出口同比已升至11.4%,出口相關產業的景氣向好。近日,談判達八年的RCEP終於簽署,將給中國的外貿環境帶來提振,這導致近期出口相關產業鏈成為了市場關注的焦點。

  一、中國外貿疫勢好轉

  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後,中國與海外在短短一個季度內發生了顯著的疫情分化。在嚴格封鎖與協同抗疫之下,中國疫情在2月下半月開始明顯好轉,進入3月後,疫情基本可控。但海外疫情從1月下半月出現後,2月中旬之前尚未大規模爆發,但在2月下旬之後就迅速蔓延,單日新增病例數也很快超過國內,並於3月中旬達到日增萬例的狀態,4月初則進入日增十萬例的水平,近期單日新增病例數更是達到50萬左右的程度。

  國內外疫情發展的顯著分化帶來了中國進出口貿易走勢的明顯變化。2020年1至2月,國內疫情爆發後一些國家嚴格限制與中國之間的人員與物資流動,加上國內在1月下旬至2月實行嚴格封鎖,導致年初中國進出口增速均明顯下挫,其中出口同比下滑17.1%,進口同比下滑4.0%。但隨着國內外疫情發展的分化,中國疫情得到控制後,復工復產迅速推進,出口需求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復。中國出口同比增速在3月就顯著抬升,4月即回正,6月至今一直維持正值,並持續上行至10月的11.4%;進口同比增速在4、5月大幅轉負至-14.2%與-16.6%,後顯著回升並轉正,9月更是出現13.2%的同比增長,10月仍維持4.7%的增速。

  觀察2016年至今的中國進出口同比增速數據,可以發現在2018年11月之前,中國進口增速拐點較出口增速有一至兩個月的領先性;而在2018年底之後,進口增速拐點則逐漸滯後於出口增速一至兩個月。

  筆者推測,原因在於:在2018年11月之前,全球經濟處於常態,即中國的需求領先全球的需求,中國經濟的“火車頭”角色決定了中國的進口(內需)恢復快於出口(外需),這表現為中國的進口拐點早於出口拐點出現;而在2018年11月之後,全球經濟受到中美貿易摩擦的擾動,中國在全球經濟中的“火車頭”作用趨弱,之前進口拐點早於出口拐點的特徵開始趨弱。加上2018至2019爆發的中美貿易摩擦率先帶來外需大幅下行,之後才對中國經濟產生滯後負面衝擊,所以2019年中國出口增速的拐點開始領先進口增速的拐點出現。2020年新冠疫情衝擊下,中國復工復產的積極推進,疊加疫情之下醫療物資的出口迅速攀升,導致中國出口恢復的拐點在3月出現,而進口恢復的拐點在5月出現。筆者認為,不同於此前“先內(需)後外(需)”的邏輯,當前“先外(需)後內(需)”的邏輯在更大程度上發揮着作用。

  二、出口景氣料可維持

  若將出口增長較快的領域按照需求劃分,可以將疫情下增長的醫療衞生需求作為疫情直接帶動的產業,筆者將其稱為“第一層次行業”;將疫情下間接受刺激增長的居家生活需求作為疫情間接帶動的產業,我們將其稱為“第二層次行業”;將其他受疫情衝擊需求的其他行業綜合在一起,稱為“第三層次行業”。

  按此劃分可以明顯發現,中國出口在2020年一季度大幅回落後,呈現出明顯的“分層遞進”效應。率先復甦且恢復力度最強的就是醫療衞生相關的“第一層次行業”,其出口同比增速在二季度一直維持在20%以上的高位,雖然在三季度有所下行,但9月仍處於14%以上的水平,是此輪出口好轉的第一動力;而作為“第二層次行業”的居家生活領域的出口,雖然其5月之前表現偏弱,但之後幾個月增速明顯上行至7月的13.3%,之後雖有回落,但9月仍達到9.3%的增速;而其他受疫情衝擊的行業,即“第三層次行業”的增速直到7月才告別負增長,之後便接過接力棒,在三季度增速持續上行,並於9月達到年內最高的10.2%,超越了“第二層次行業”,直逼“第一層次行業”。

  從三個層次行業的出口增速的變化看,儘管海外疫情仍處於蔓延持續階段,甚至多國單日新增病例迭創新高,但作為疫情直接推動的“第一層次行業”與間接推動的“第二層次行業”的出口增速已經從年內最高水平有所下滑。展望年內,雖然海外疫情仍在蔓延,但基於“第一層次行業”與“第二層次行業”的海外需求已過高點,之後大概率將延續緩慢回落趨勢。未來半年,若明年年中全球能夠如期普及疫苗的話,那麼受疫情推動的“第一層次行業”與“第二層次行業”的出口需求均會遭受顯著的下滑。加上海外各國產能的逐漸恢復,替代性訂單需求的下滑將進一步打擊中國“第一層次”與“第二層次”相關行業的出口。但同時,我們也應當看到,隨着海外疫情的逐漸平復,“第三層次行業”的出口恢復將受到更多支撐,並將引領未來一段時間中國出口的增長,儘管其在今年四季度可能受到美歐疫情反彈的暫時衝擊。

  綜上,中國在醫療衞生與居家生活領域的出口增速會在年內繼續緩和下行,但仍能在海外疫情反覆的背景下得以維持正增長,其他領域的出口增速雖可能在四季度放緩,但仍將維持正增長。若2021年年中能夠實現國際範圍內疫苗的大規模接種,那麼中國出口增速可能在2021年上半年觸頂後逐漸下行,且2021年下半年在高基數作用下將呈現明顯下行的態勢。當然,中國出口增速的拐點,以及三個層次產業的消漲,僅靠全球疫情和疫苗的演變情況,仍具極高的不確定性。

  三、亞太產業鏈一體化

  從結構上看,由於中國勞動力成本上行導致勞動密集型產業的競爭力趨弱,加上2018至2019中美貿易摩擦帶來的負面衝擊,中國部分行業產能出現向東南亞等地搬遷的情況,但仍有部分行業的出口持續穩健。按照2017至2019年分類出口數據看,中國在礦產品、皮革製品、光學儀器、鞋帽傘、塑料橡膠、陶瓷玻璃、雜項製品、植物產品、食用油脂及紙製品領域的出口競爭力依然維持強勢。

  中長期看,中國雖然面臨勞動力成本與土地資源成本的雙重上行壓力,但在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歷程中,中國製造業的管理效率極高,特別與印度、東盟、墨西哥等新興市場對比就更為顯著。據英國《金融時報》測算,若剔除關税影響,中國的製造業成本並不顯著高於墨西哥和其他亞洲國家。而中國發達的基礎設施也將提升製造業的物流效率,近年來營商環境的顯著改善也是供應鏈穩定的重要支撐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加入RCEP之後,中國與日韓、東盟等成員國之間的產業鏈將進一步拓寬和優化,這將有助於東亞─東南亞之間的經濟一體化進程,並提升中國與亞洲、大洋洲的貿易穩定性。部分勞動力密集型與資源密集型行業可能向東盟轉移,但日韓、東盟、澳紐等市場的開放和擴容,同樣有助於中國製造的市場擴大與迭代升級。與此前相比,中國外貿格局將獲得顯著改善,這是中美博弈大背景下一件可喜可賀之事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