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香港順豐集運 > 財經 > 商業 > 正文

房東、租客、員工都在維權!南京蛋殼公寓人去樓空

2020-11-20 11:33:35揚子晚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“10月份的租金至今未收到,去找蛋殼公寓理論,員工説自己也在維權,已經很久不發工資了,各種事項在等總部消息。”南京市民張先生向揚子晚報打來投訴熱線。最近,蛋殼公寓接連傳出公寓斷網、拖欠合作伙伴賬款和房東租金的消息,多地辦公處所出現租户、房東維權的情況。該公寓發佈聲明稱,公司沒有破產,也沒有跑路,奇怪的是,維權現場尤在,但資本市場上的蛋殼公寓又迎來大漲。這是怎麼回事?揚子晚報記者進行了採訪。 揚子晚報/紫牛新聞記者 李衝

房東上月租金未收到

欠款、CEO被查、斷網、提現困難、數百人聚集總部討薪……最近,長租公寓蛋殼多地辦公處所出現維權事件,網上也出現了蛋殼公寓資金鍊斷裂、即將“破產”的信息,然而,11月16日,蛋殼在微博發聲明,公司沒有破產,也沒有跑路。即便如此,南京蛋殼公寓的租客、房東並沒辦法吃下“定心丸”。

張先生兩年前把南京城北的一套房子“託付”給了蛋殼公寓。“主要圖方便。”張先生告訴揚子晚報記者,“兩年前,我的房子每月租金為4000元,蛋殼公寓按4700元每月支付租金,但只給11個月租金,留一個月的空租期。綜合起來,價格差不多,但在蛋殼,除了簽約,基本不煩神。蛋殼還承諾每年按照一定比例漲租金。”但張先生表示,今年10月份的錢拖欠至今未給。“即便我按合同規定,解除合約,房子裏還住着租客,又不忍心把他們趕走。”張先生表示,有租客提出直接跟房東簽約,但自己有些猶豫。“兩室一廳的房子被隔成了三室,蛋殼公寓之前曾説,租期結束後,恢復原樣,現在看來懸了。如果跟租客直接簽約,一對三,後續事情更多。不簽約,要損失三個月的租金。”張先生很苦惱。

租客沒房住卻要繼續“交房租”

租客端的狀況同樣不容樂觀。揚子晚報記者在一個維權羣裏看到,羣內成員普遍處於焦慮狀態。大家進行了一個接龍統計,記者發現,租客因為租金貸帶來的損失,少則2000元左右,多則2萬元以上。

90後小項告訴揚子晚報記者,因為租房用了微眾銀行的租金貸,現在處於進退兩難的窘境。“房東要趕我們出門,但是,分期還要照常還,不然會對徵信產生影響。”

揚子晚報記者在羣內看到,租客們已經將租金按照年付、半年付的形式交給了蛋殼公寓,但房東們卻沒有拿到錢。租客小洪在雨花台區的西善橋附近租了蛋殼公寓的房子,他表示,房東尚未找上門,但房子過了保潔期,本該上門服務的保潔人員已經很久不來了,所以也在維權。“選擇蛋殼公寓也是為了省事,不用擔心房東漲房租,不過自己租期快結束了,接下來肯定不會續租。”小洪稱,奇怪的是,從10月底到爆雷前,自己曾瘋狂收到蛋殼公寓的續租推送。

南京蛋殼公寓已看不到工作人員

揚子晚報記者查詢到,蛋殼公寓在南京的運營主體是南京紫梧桐公寓管理有限公司,目前仍是在業狀態,但該公司名下已有22條開庭公告,其中僅房屋租賃合同糾紛就有12條。

根據天眼查上顯示的信息,該公司位於南京三山街地鐵站附近的投資大廈。記者在這裏看到,有不少人前來維權。現場一位維權的房東介紹,週三尚且有幾位工作人員幫用户登記訴求,表示解決方案“要等總部通知”,但是週四,現場已經沒有工作人員了。

“我愛我家”闢謠尚未接管

揚子晚報記者看到,在蛋殼公寓發佈聲明沒有破產後,市場上又傳出我愛我家將收購蛋殼公寓的消息,這些信息,讓蛋殼公寓跌跌不休的股價迎來轉機。11月17日,蛋殼公寓股價一改數月頹勢,收漲75%。隨着消息更迭,蛋殼的股價也隨之起伏,11月18日,盤中漲幅一度超過了100%,兩日累漲233%,換手率高達509%,收於4.57美元/股。

業內人士表示,蛋殼公寓股價大漲主要源於我愛我家收購的傳聞,但據媒體報道,我愛我家“接盤”蛋殼公寓的消息幾易其口,從“未收到相關消息”,到洽談已有實質性進展,再到否認收購,業內人士預計,後期股價續跌的可能性大。

揚子晚報記者瞭解到,北京時間2020年1月17日晚間,長租公寓運營商蛋殼公寓成功登陸美國紐交所,6月18日,蛋殼公寓披露一則人事變動公告:公司CEO高靖涉及調查,董事會已任命公司聯合創始人、董事兼總裁崔巖為臨時CEO,該任命即刻生效。

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在當時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,作為蛋殼公寓的創始人,高靖被調查一事勢必會對公司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。若高靖因上述調查被處罰,蛋殼公寓的高層很可能會進行人事變動,進行一次大洗牌,可能會對公司經營戰略方向產生一定影響。

責任編輯:李孟展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